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7

Where is my home

房吢 src=   i woke up in the early morning because of the trip today.

  At the breakfast i asked my husband , “where is my home?” since i moved out of Shanghai and settled down here, i feel like i lost my home.

I’m going to Shanghai but i definitely don’t think it’s still my home, it maybe a place i can live but all my staff are not there anymore ,including my belongings ,my career, my own family etc.

Indonesia, it’s of course not my home, i don’t feel i belong here. Finland? i don’t know, i have been there only few times, no ,it’s not home.

My husband answered me: where i am ,where is your home! maybe this is a correct answer. Home for me is no longer a house ,it’s something you own inside your heart.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二三事

Post can be done through windows live writer

包办婚姻   Somehow i don’t underst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way of thinking. My wordpress blog is banned in China, but i can write a post through Chinese version – Windows live writer, it’s so funny. anyway ,i’m trying this new software, good staff!

    Hope one day we can be free to write and say anything which we feel and want  as long as it does not harm others.

Will start my back -home holiday soon tomorrow morning,  hope  to have a great time over there in my hometown ! see you guys soon !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二三事

回上海喽

       我后天一早就要回上海了,把老公一个人扔在这里还真点不舍,但谁叫他是工作狂呢!他本应该有5个星期的年假,但人家楞是不肯休,能用完2个星期算不错了,象他们这么努力卖命的芬兰人还真不多.他的家人从老早就开始summer holiday了,有些一休就休一个月,公司还给旅游费.这人啊,得了亚洲病了,呵呵!

      我9月1日会返回印尼,这期间不会把手提带着,因为没人帮我拎,哈哈!回来再把照片送上. 🙂

5条评论

Filed under 琐碎二三事

breaking news-strong earthquake hits Jakarta

 

laogong.jpg

 昨晚发生了一件让我可能毕生难忘的突然事件,夜里12点左右,老公已经在熟睡,还有规则的打着呼噜。而我在看凤凰台的一个韩剧,从放假至今,我就没在11点前睡过觉,绝对的夜猫子。突然听到外面传了一声巨响,我刚开始还担心是不是刚买的三副油画,没挂好,掉了下来了,但这声音没在预想中”轰”的一下后停止,跟着就传来墙壁cracking的声音,然后就是床在摇,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这时候老公也被巨响吵醒,他比较有经验,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拉着我往书房跑,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是地震,早在没来之前就已经被他宣传过,这里是多震区.我老公嘴里就一直叫着”快,!”我起初不害怕,被他这样一叫,我倒有点怕了起来.到了书房,我明白他的用意,因为很早之前,他就跟我说,如果地震了,就躲在书房的一个大书桌下面,那是我家最耐砸的东西,木头用的很好,表面很硬!当时还只当开玩笑,怎么这么快,这天就来了呢?到了书房,他就把我塞到了桌子下面,自己也跟着躲了进来,到了桌子下面我更怕了,有种坐以待毙,任人宰杀的感觉.还好过了一分钟左右,好象也不摇了,那可怕的声音也停止了.我急中生智跟老公说,我们还是快点逃出去吧,在外面更安全,说完我就套了件衣服,老公还嘱咐我穿双舒适的鞋,可以跑的快点,我还拿了钱包,老公就穿了睡衣,就这样从逃生梯跑了下去,我们家住在7,这也是老公事先都想好的,楼层不高,就算地震,第一,好逃;第二,高的楼层会晃的更厉害,更危险.原来这家伙一切都早有预谋,我当时还真没把他说的当回事!现在想想,我们绝对是属于要命不要钱的,走的时候除了想着拿着我的钱包以备不时之需,别的什么也没拿,早忘记什么存折,电脑,首饰的影了。到了楼下,我才发现我们已经算是反应慢的了,外面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第一次发现我们这两栋楼住了那么多人.在看看他们,很多都是赤脚,穿着件睡衣跑出来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外国妈妈,穿着件粉红色的睡衣,光着脚,抱着一个很小的婴儿,在那里踱来踱去,老公也没出现,该不是出差去了吧!她的神情看上去也很慌张,光着脚,在路上走,该多疼啊,可她就是楞走了将近半小时.还有一对情侣,站在那里久久的拥抱在一起,男的就不停的抚摩着女的头,安慰她.我老公和我倒已经心情平息了很多,从没这样在同一时间看到过这么多邻居,我老公竟然对我说,这么多邻居都在,咱们正好有机会跟他们打个招呼,我倒,这时候还想着公关,i服了you!然后就开始和身边的邻居攀谈起来,先认识一个来自墨西哥的年轻女孩子,她是专门报道石油方面的记者,每六个月换个地方,刚认识不到5分钟,她竟然跟我们说,做完印尼的项目,就辞职,想回家了,还说想她男朋友.她说她很不适应亚洲,虽然很喜欢这里,但她觉得这里人和她的背景和生活方式太不相同,她觉得自己是很拉丁的女孩子,看她爽朗大笑的样子,可以看的出拉丁辣妹.然后就遇到一些领事馆的人,几乎都拖家带口,大家开始讨论,是否会有第二次余震,说的越来越紧张,还是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开始互相打闹起来.就这样耗了2个小时左右,当时快2点了,大家都开始撑不住了,陆续回家.我们也回了家,我是连衣服都不敢换,做好随时逃生的准备.打开电视还是CNN的反应及时,那些印尼的地方台连个屁都没有。看新闻才知道,这次震副高达:7.5!我的妈呀,算是大地震了,比前段时间日本的地震震副还要大!但好在震中在海水下面200公里,比较深,应该不会发生海啸。看了新闻总算放了心,然后就这样和老公聊聊,再小睡一下,到了凌晨5,我们必须要起床准备出发了,因为今天要跟老公到Bandung出差,他开会,我继续我的回国前的礼物大采购.在车上,我就一路睡到了Bandung,然后check in继续睡,睡到了现在下午4.这一天算浪费了.老公更是辛苦,9点开始开会,还没回来呢!怎么又要说那句了呢:此地不易久留!(连说2天,我也够狠的,我决心已下,明年一定要离开这里,受够了!)还想跟老公说:I can’t live without you! 

4条评论

Filed under Indonesia

borrowing means you need to return the money,right?

   在没来印尼之前,老公便提醒我,到那别人问你借钱千万别借啊,我会handle的。我当时觉得他有点太过担心了,我难道是孩子吗?还要他来教我这些。到了这发现他还真没有瞎操心,这里的人太爱借钱了,你不借也要被他们烦死,他们的借钱攻势可谓如滔滔江水绵绵不断。可笑的还有,据说穆斯林跟你借钱,你是不能跟他算利息的,在《古兰经》里就有一条戒律,借钱给别人是不能收利息的,所以直到现今,在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银行,贷款还是不收利息,但是会以合伙人的形式加入贷款人的企业,以此来分享利润,这种行为我们是永远无法理解的,有着很浓重的宗教行为。    

    还是说回我的经历,先说说在日常生活中跟我接触比较多的两个人,我的钟点工和公司的司机。我的钟点工是从去年11月份开始帮我工作的,一个星期三次,每次2小时,主要是打扫房间,烫衣服。这位大妈刚开始工作就跟我唠叨,她有5个孩子,最小的才三岁,说的很可怜,我也蛮同情她的。就这样,因为她有个大家庭,借钱和迟到误工就成了她理直气壮的理由。她的借钱生涯是从工作1个月后开始的,她说她需要钱,希望我能借给她,我因为可怜她,就把工资提前发给她了,这个月算结束,她也没再要求别的,当时我心想,人家那么可怜,5个孩子就靠他老公摆小摊,和她帮佣的钱,早点发工资我是能接受的,还给了她很多吃的和我的旧衣服。然后,发了还没到半个月,她又借钱,我其实很反感,但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跟她约定,可以先给她半个月的工资,然后到月底再发剩下的半个月,接下去的日子就没完没了的问我借钱,我就提前发工资这样的应付着,而她每次给我的理由就是她孩子读书要钱,我就纳闷了,你孩子读书的钱不是应该每个月都计划好的吗?又不是急用,凭什么老借钱给你,我就一直忍着,顶多跟老公发发牢骚,他也没办法,他太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和习惯了。就这样发着,借着,到这个月,我算了算,我等于多发了她至少2个月的工资,这当中她还旷过几次工,旷工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啊,人家到点不来,等你实在等急打给她,人家说请假。大家一定纳闷了,都这样了,我怎么还在用她,告诉你们,印尼人都这样,换个还是一样,朋友都已经把他们的遭遇告诉了我,象她这种只借钱和迟到旷工的还算不错的,很多人都在家里偷东西,搞是非。今天88号,就在我728号发完给她工资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她又一次问我借钱,恰巧老公今天白天在家,我实在不想再和她讨论钱的事情,就让老公和她谈,而且老公的印尼语要比我好的多,这一谈我是又气又觉得可笑,她还是同样的理由,孩子要读书,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理由,听朋友说,有人以同样的理由比如自己奶奶或妈妈爸爸去世而在不同的时间,比如相差几个月或一两年的向不同的人借钱,借给他的人总是圈子里的,大家一碰面谈起来他,才发现他的一个家人都能死无数次,还别不相信,我起初也不相信,但现在无语啊!我的钟点工要求我先提前付她工资,再多借2个月的工资给她。我老公先说不行,但她还是死缠烂打,问我老公:为什么?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借钱人家不给,还问为什么,只有印尼有的稀罕事啊。接着,我老公真绝,他说他的上帝不允许他这样做,这是他的原则,我差点没笑到吐血。她还是赖着不走,我老公就答应先把年底的红包给她,就是一个月的工资(就这一点,其实我是不同意给的,因为她只是临时工,但我老公觉得还是应该遵守当地的风俗,我也就同意了)她还是不开心的离开了。 

     公司的司机,我们的这位司机,总体来说还不错,基本没迟到过。所以每天只要我们让他在7点以后下班都会给他相当于20元人民币的小费,他的收入大约3000人民币左右,在当地还算不错,他开始也从没借过钱,我们都对他很满意,直到上个月,有天他接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他说,他有点事让我帮忙,我马上意识到是钱的事情,我说,好!你说吧!他接着说,他儿子要读书,问我借钱!我晕,怎么都这样?我说,那我跟公司说给你提前开工资吧!人家来了句:这不是借钱啊!我更晕,TMD,借钱就是要还的,你以为是白送的吗?把工资早点开给你还不满意,难道白送才满意啊?但我压抑自己说:哦,这就是借啊,借你自己的钱。他毕竟是成人,当时也没说什么。后来老公也以同样的方式把年底的分红先给他。    这些人,让我觉得很烦,借钱应急本没什么,但他们不是应急的,他们是心理不平衡,想向我们勒索点,就用软着陆的方式。还是那句此地不易久留!

3条评论

Filed under Indonesia

转贴自Nyng-芬兰籍台湾女人杀死自己的3个孩子

刚才正在上网,接到我的朋友,贝宁女孩雪蔓打来的电话。她劈头就问我:“你还记得那个亚洲女人吗?就是我们议论不知道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那个?” 我想起来了,2周前雪蔓邀请我去她家玩,在最后她送我出门的时候,我们在楼下看见了一个30-40岁样子的亚洲女人,推着婴儿车,车里一个黑头发的小孩子。我很条件反射地问雪蔓:“她也住这里?是不是中国人啊?” 雪蔓说不知道。我还接着议论道:“也有可能是日本人,看不出来。” 我们就擦身而过了。一般我还是不好意思在街上看到亚洲面孔就冲过去问人家是不是中国人的。

雪蔓接着说出了惊人的消息:“那个女人杀了自己的小孩,3个!全杀掉了!” 我吓了一大跳,重复着她说的话。老公在一边听到,告诉我:“我在新闻上也看到了。” 挂了电话以后,他给我看了网上的新闻报道。原来这个女人是新加坡人,出生于1967年。被她杀害的3个亲生孩子,其中2个是8岁的女孩,孪生子,一个是2岁的男孩——我想,也就是那天我在婴儿车上看到的那个孩子!孩子们估计是被毒死的。孩子们的父亲(芬兰人)并不居住在这里,而是居住在芬兰另一个城市,偶尔来访。新闻并没有提到事发原因,但有一个报道谈到,这位母亲抱怨过很累,而且可能最近他们离了婚。目前警察已经拘留母亲。

感到非常难以置信和震惊,特别是我跟母亲和孩子还打过一个照面!看起来很正常的人,怎么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呢?我知道移民生活的苦闷和不易,不知道那位母亲遭受到什么样的精神打击,以致神志错乱,做出如此惨烈的事。现在我还在震惊和嗟叹中……

Peter Jansson

Naapurit järkyttyivät lasten surmista. (邻居们对孩子们的被害感到很震惊)

母亲和孩子居住的就是上面这栋公寓! 我的朋友,贝宁女孩雪蔓也住在这里,2周前我拜访过这里。 我们居住的城市是Espoo,位于赫尔辛基旁边,芬兰第二大城市,也是移民第二多的城市。从Espoo到赫尔辛基市中心的火车只需要15分钟。

新闻链接(芬兰语):

Kolme lasta löytyi kuolleena kerrostaloasunnosta Espoossa(3个孩子被发现死在Espoo的公寓楼里)

补充:今天来到语言学校,说起这件事,大家全都知道了,可见震动程度。报纸上头条也出来了。我看了报纸,得到一些新的资料,补充上来:

这位母亲已经有芬兰国籍了(可见在芬兰的时间不短了)。平时两个8岁的女孩是跟父亲住在一起,母亲只自己带着小儿子过。惨剧发生的这一次,两个女孩之所以在母亲家里,是父母离婚后,母亲的合法探视期间。警察不愿意谈论谋杀的细节。邻居说,在2周前的一次聊天中,母亲抱怨说照看孩子很累人。他们是在电梯里遇见的,用芬兰语聊了一小会儿。一般来说这位新加坡母亲的话不多,可能是因为语言的障碍。(看到这里,我想,不知道这位母亲是几时入的芬兰国籍。据我所知,最近几年要想入芬兰国籍的话,除了居住年限之外,还需要通过语言考试。这个考试挺难的,如果能通过的话,用芬兰语来进行日常生活的流利对话,是没有问题的。语言问题真的是移民的最大之一问题啊!)警察推测,孩子们是在周日晚到周一早期间死去的。有一个邻居听到那段时间传来哭声。另一个邻居听到周日晚3点到4点左右,传来大人的呼喊声和孩子的哭声。但是小孩的吵闹在邻居们听来也很正常,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在邻居Maria看来,这位新加坡母亲看起来是和气的位好母亲,也常常跟小孩玩耍的。

07年8月9日更新:

网上又有了新的报道。而且改口了(上一次说女人是来自新加坡的),这一次很清楚地指出,女人已经有了芬兰国籍,但她来自台湾。“ Epäilty on lähtöisin Taiwanista mutta Suomen kansalainen.” (待续,我先读新闻去,回头更新……)

3条评论

Filed under 值得去思考

what’s your ideal career?

Your Career Type: Investigative

You are precise, scientific, and intellectual.
Your talents lie in understanding and solving math and science problems.You would make an excellent:Architect – Biologist – Chemist
Dentist – Electrical Technician – Mathematician
Medical Technician – Meteorologist – Pharmacist
Physician – Surveyor – Veterinarian

The worst career options for your are enterprising careers, like lawyer or real estate agent.

What’s Your Ideal Career?

我的分析:测试下来,我发现我目前选修的医药工程专业还是很适合我的,没走错路!哈哈!你们也来试试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My Car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