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人性和道德

“[转帖]洗手间里的晚宴”

女佣住在主人家附近,独自带一个四岁的男孩。主人也曾留她住下,却总是被她拒绝,因为她非常自卑。


那天主人要请很多上流社会的客人吃饭。主人对女佣说今天您能不能晚些回家。女佣说当然可以,不过我儿子见不到我,会害怕的。主人说那您把他也带过来吧。那是已经是黄昏,女佣回家拉了儿子往主人家赶。儿子问我们要去哪里?女佣说带你参加一个晚宴。
四岁的儿子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位佣人。


女佣开始把儿子关进主人家的书房。可是不断有客人光临。女佣有些不安。她不想让儿子知道主人和佣人的区别、富有和贫穷的区别。后来她把儿子关进主人的洗手间,说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她指着马桶说,这是一个凳子。然后她再指指洗漱台,这是一张桌子。她从怀里掏出两根香肠,放进一个盘子里。母亲说,现在晚宴开始了。
盘子是从主人的厨房里拿来的。香肠是她在回家的路上买的。她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的儿子买过香肠。做这些时,女佣努力抑制着泪水。没办法,主人的洗手间是房子里唯一安静的地方。


男孩在贫困中长大。他从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房子,更没有见过这样的洗手间。他不认识抽水马桶,不认识大理石洗漱台。他坐在地上,将盘子放上马桶盖,他盯着盘子里的香肠和面包,位自己唱起快乐的歌。


晚宴开始的时候,主人突然想起女佣的儿子。他问女佣,女佣说她也不知道。主人看女佣躲闪着的目光,久在房子里静静地寻找。终于他顺着歌声找到了洗手间里的男孩。那时男孩正将一块香肠放进嘴里。他楞住了。他问男孩躲在这里干什么?男孩说我时来这里参加晚宴的,现在我正在吃晚餐。他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男孩说我当然知道,这是晚宴的主人单独为我准备的房间。主人说是你妈妈这样告诉你的吧?男孩说是。。。。。其实不用妈妈说,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会为我准备最好的房间。不过,男孩指了指盘子里的香肠,我希望能有个人陪我吃这些东西。


主人的鼻子有些发酸。他默默地走回餐桌前,对所有的客人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们共进晚餐了,我得陪一为特殊的客人。然后,他从餐桌上端走两个盘子,来到洗手间的门口,礼貌地敲门。得到男孩得允许后,他推开门,把两个盘子放到马桶盖上。他说这么好的房间,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独享。。。我们共进晚餐。
那天他和男孩聊了很多。他让男孩坚信洗手间是整栋房子里最好的房间。他们在洗手间里吃了很多东西,唱了很多歌。不断有客人敲门进来,他们向主人和男孩问好。他们递给男孩美味的苹果汁和烤成金黄的鸡翅。后来他们干脆一起挤到小小的洗后间里,给男孩唱起了歌,每个人都很认真。


多年后男孩子长大了。他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带两个洗手间的房子。他步入了上流社会,成为富人。每年他都要拿出很大一笔钱救助一些穷人,可是他从不举行捐赠仪式,更不让那些穷人知道他的名字。有朋友问及理由,他说我始终记得很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维系了一个四岁男孩的自尊。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Filed under 人性和道德

‘寂寞’是我的朋友

     开始认真的写博,还要感谢我这个长久以来的第一个悠长假期,长长的一个暑假,因为不忍打扰辛勤工作.养家糊口老公和那些拖家带口的女朋友们,经常要独自待在家里和’寂寞’做伴.

    因此也发现了’寂寞’这个朋友的优点,’寂寞’不是那么势利眼,这样你可以放心的对它展现你的邋遢,蓬头垢面对’寂寞’而言倒更是突显了你的真性情.’寂寞’很善于聆听,它尽量的不来打扰你,哪怕你弹着蹩脚刺耳的钢琴进行曲,偶尔对天高歌一曲,它都不会发出反抗的声音.

   ‘寂寞’还是个哲学家,它教会你思考,它让你认识到’独处’的你更懂得如何和自己的心灵对话.

   ‘寂寞’是我的朋友,是个可以交心的朋友,虽然我们联系的不是很频繁,但很感谢它偶尔的问候!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人性和道德

写小说就象生孩子-Aug 5th(害怕难产哎)

 近日为了我的处女作小说,真是写的我身心憔悴,惶惶不可终日.几天的写作总结下来真的就象生孩子.要想生孩子,首先需要找个能带给你激情的男人,有了男女之欢,床第之事之后,才有孕育下一代的可能.在具备了以上的条件以后,好不容易怀上了其实才是漫漫长路,’二万五千里’征程的开始.先要经过一段痛苦的’妊娠期’,对我而言就是要适应这种写作的生活,灵感不是那么容易迸发,更是很难持续,经常为了增强写下去的勇气,在深夜’月下独饮’,有一天竟然喝醉,呕吐不止,但大呼过瘾,变态至极.

在适应之后,进入一段平和的等待期,只要悉心照料,倒也信手捏来.目前的我应该是处于生孩子前那漫长的阵痛期,由于’头胎’缺乏经验,不知孩子何时才能’呼之欲出’,但已经到了这紧要的关头,总不能放弃,否则对不起这’腹中之子’,和殷殷期盼的’亲人门’,随它去痛吧,我还是会坚强的继续下去.

3条评论

Filed under 人性和道德

那个坏老太-A Nasty old woman

        我今天本不想写什么,照常打开电脑,收收邮件,看看谁在MSN上面???打开MP3,思绪随音乐起伏,说说前天深夜看的一部法国电影-那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坏老太.她够坏!

        这个坏老太生活在法国的一个小镇上,死了丈夫,和一个女佣生活在一起.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有个外甥和外甥女,他们都生活在巴黎.

        这个坏老太经常捉弄她的女佣,并经常在深夜一边对着死去老公的画像唠叨,一边数落和诅咒这个女佣.她死去的老公的名字叫Edword,从照片上看应该是很年轻就去世了,着装上看应该是位军官,还长着可笑的斗鸡眼,这张照片似乎也蕴涵着几分的讽刺,那小小的斗鸡眼总是充满怀疑的看着你.

       老太的女佣其实也是位老太,甚至看上去比坏老太还要老,总是笑嘻嘻的,但是个没有心眼的老姑娘,总是落入坏老太的圈套.因为坏老太一直希望女佣快点死去,她就可以搬去巴黎和外甥住在一起.

镜头一

坏老太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把门轻轻的打开.然后呵斥女佣: 你怎么晚上总不关门啊!你想我们晚上被坏人杀死吗?女佣慌忙的跑来查看,门的确是开着的,于是憨憨的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已经关了吗?

镜头二

女佣被勒令擦灯具,而且是客厅里那种很高的灯具,女佣搬来凳子,不够高,又加了一层,最后可想而知,摔死了!坏老太冷冷的看着倒下去的女佣,用拐杖拍了几下,确认她死了以后,冷冷的说:我早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

镜头三

坏老太在和外甥去巴黎的车上,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说:我把住了那么多年的房子卖了,把钱分给你和你妹妹,从此你们要好好照顾我,虽然我很想现在就随EDWORD而去,但他不肯带我走…呜呜呜

镜头四

坏老太整天都待在房间不出去,也不停的抱怨外甥妻子煮的饭有多难吃.晚上她总不安稳的睡觉,经常半夜爬起来找东西吃,还把厨房弄的一塌糊涂,就算不上厕所,也必会在深夜抽几次抽水马桶,弄出点响声.有次无意看到外甥和外甥女在做爱,她竟站在那动也不动的看着他们…..

镜头五

在征得她的同意后,外甥在家招待朋友,把晚餐做好送到她的房间但被她拒绝.就在他们晚餐快要结束的时候.坏老太最终还是跑出来捣乱,她故意穿着脏脏的睡衣,头发弄的很蓬乱.蹒跚的走到餐桌前,哀乞的问到外甥:能给我点吃的吗?我快饿死了!然后就拿了点吃的,走到客厅的电视前坐下.在外甥招待客人甜点和咖啡的时候,她竟然喝了好几杯咖啡,看上去好象很久没有吃过,喝过一样.在表演好一切准备离开回房的她,竟然故意给客人看到她刚刚尿湿的睡衣…..

镜头六

家人再也受不了她,她的尖酸和刻薄让外甥和外甥女意识到这是个卑鄙的老太.于是他们决定举家去希腊度假,把她留给护理工照顾.老太再次在房间和EDWORD抱怨,并诅咒她的外甥们.护理工还是来了,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个子不高,说话很干脆.做事也很有条理.当然老太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镜头七

老太半夜把女工叫醒,嚷着很饿,让她做点吃的.女工看了她一眼,狠很的回答:我让你吃的时候你不吃,现在半夜饿了,那就饿着吧,明天你就能正常按时吃饭了.老太怏怏的走了.

老太早起,拿了杯水把床单弄湿,看上去象尿床一样.女工不悦的把床单换了.

老太还是不解恨,把厕所弄的很脏,到处是她的排泄物.女工再也按捺不住,正当老太得意的时候,女工冲到老太的房间给了她一个巴掌,老太摔倒在地.

镜头八

女工经常把美国男朋友带回家过夜,并再也不和老太说话,只是尽自己的本分.有次美国男朋友问女工怎么去一个地方,但女工的英语有限,在一旁喝茶的老太友好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女工的美国男朋友最终还是要回美国,而且女工的车子又坏了,但没钱修理.这一切被老太看在眼里,她竟然出乎意料的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帮助女工.

两个人成了好朋友,不再是以前敌对的局面.并发现彼此竟然有些相似的东西,比如两个人都讨厌狗.终于两人合伙把外甥的狗遗弃在了公园.

镜头九

女工在美国男朋友回国的前一夜要求能够和男朋友出去过夜,害怕孤独并自私的老太拒绝了她,并严厉的要求她留下来陪她,女工很生气,把工资退还给老太,推门而去,再也没回来.留下老太一个人对着EDWORD哭泣.

镜头十

老太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毁掉,靠仅剩的狗粮为生,有天厨房的电器着火,老太被消防人员救了出来,她的故事被全法国的人知道,她把自己描述为被外甥遗弃的老太.全国人民都可怜她,她也因此被送进了老人疗养院,得到最好的照顾.所有的人唾弃她的外甥们.

镜头十一

在疗养院中她还是没有停止折磨别人,但没人理睬她,她还是逃跑了.

镜头十二

她和那个女护理工在美丽的雪山顶度假……………..

 听听我是怎么想的:

 表面看这只是个关于一个坏老太的故事,甚至有点老套.但我觉得它其实是把很多人性的弱点和丑陋放大.一个早年丧夫的寡妇,一个人忍受着寂寞和无味的生活,她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不再宽容,或许她也不想再爱别人….

4条评论

Filed under 人性和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