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们女人,他们男人

耍宝

亲爱的姐妹们,

          今天就和你唠唠我们家的夫妻相处之道.我对我老公基本是爱理不理的,总结的说就是:点头yes,摇头no的那种,平日对他爱惜不够,一日不骂嘴痒,三日不踹腿痒.出门他得跟着,shopping他要拎着,买多了还不准埋怨.电视只看中文台,他看不懂也得投入,该笑的地方得笑该哭的得哭.平日我懒得做饭,早晨他做,反正他得上班,起的早,就把早饭做了.晚饭,就是他买外卖,反正他从外面回家,就顺路把吃的买了………

传来敲门声,看看手表6点多了,老公该回来了吧,去开门.

    老公果然回来了, “老公,你回来了,工作一天辛苦吗?晚饭做了你最爱吃的肉圆,你去洗个手就能吃了.对了,周末再陪你去打高尔夫吧,我不打就陪着你,这样递个毛巾,买个饮料也有个人,再说我也喜欢看你打球的样子,贼帅”我说!

   姐妹们,

          前面所说的也就是我没事做做白日梦,不是我对老公下不了狠心教育,俺好得也是来自’功夫之乡’-中国,懂得巾帼不让须眉的古训,这不俺最近就在闭门修炼江湖上流传已久的武林绝招,此招招势狠,刀刀刺中要害,和另一少林绝学-‘醉拳’有异曲同工之意,此招就叫做,听好了——-“温柔的一刀”

          哈哈哈!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我们女人,他们男人

细节见真情

写写我老公和我在相处时的招牌对话:

1.如果他从gym里面回来,汗流浃背,他就会拿起我的手帮他擦汗.(我倒)

2.如果我说:Do you know….?得到的回答总是:I don’t know.(真想拧他一把)

3.如果我说:you forget that……(他总是以为我让他说他爱我),他总是先自作聪明的回答:oh,i love you my darling,so much,muah muah….kiss(肉麻,我明明要说你忘记拿报纸)

自从我看了friends里面关于Joe和一个唾沫四溅的演员演对手戏的遭遇,我就学会了一招.

1.如果我对他的回答不满意,我不说no,就象模象样的唾他一下(当然不是真的唾他),不过他明白这是no的意思.

2.如果他老毛病又犯乱放东西找不到来问我,那他得到的答案就是:Do i look like a map?(自己找去)

3.如果我想他,发短信给他,他总是可以在一秒之内回我.因为我们同时在发短信,因为我们经常在同一时间想念对方.(这个有点煽情)

3条评论

Filed under 我们女人,他们男人

暧昧

   听过S.H.E的一首歌,具体的歌名和歌词都记不清楚,但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彼此都有感觉,都希望彼此靠近,但希望继续保持这美妙的暧昧的感觉,不要发展的太快,尽量保持这暧昧的感觉………….

   我也觉得恋爱里暧昧的感觉最美妙,这个时候两个人还不是恋人的身份,但彼此却心有灵犀,对于对方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连轻轻的接触都会有触电的感觉.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能让你回味一天,也会伴你有个甜美的梦.

   记得和我老公谈恋爱之前我们是以朋友的身份开始的,虽然那段朋友身份的时间维持不长,呵呵!但却是揣摩他和思念他最多的时候,每天早上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他的邮件已经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中饭以后也会有段短短的问候.下班回家的路上也多是一边和他聊天一边步行回家的.那是段暧昧的日子,美妙的日子.

   你们都还记得那段暧昧的时光吗?—你试着靠近一点,好让他发觉你的出现;你试着和他擦肩,彼此都互望了对方一眼;你试着接近一点,又怕他发觉你的腼腆;你试着和他并肩,彼此都可以轻松一些;就在这凌乱无续的画面,两个人都找到了交点,这一秒开始都有了好感觉……

4条评论

Filed under 我们女人,他们男人

My Name Lon-You like me?

2004mynamelon.jpg 

 就象你看到的今天的title其实是一本书的名字,是我在泰国机场书店里买的.是本比较畅销的自传书籍,但写的不是什么名人的biography而是一个从事色情工作的女子的自述.

 我之所以会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泰国的色情业实在太猖狂,特别在曼谷的街头行走,在一个个深深的小巷子里,到处都是灯红柳绿的”红灯区”,在巷口甚至会有些年老色衰的女子高举牌子来招徕顾客.

 我一度怀疑一个如此信奉佛教的国家如何会有如此之多的色情场所,带着很多疑问,我开始阅读这本书.

 在Introduction篇幅里,开头便是读者的自白: When i was just 14,”my name is lon….You like me?”was my greeting to sex-tourists……

 可以说这本是并不是非常有文学价值,但很真实,也描写的很细致,人物关系很清晰.

  就是这样一个14岁,正值花季的少女在拿了母亲相当于12美金的盘缠以后离开了她生长的故乡开始了淘金之路.母亲非常明白她将来会走上怎样的道路,但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图,因为家里还有个宝贝的弟弟和年少的妹妹要她供养.

   在到达曼谷的第一天就被所谓的”befriended”的男人和其他4个男人一起轮奸,但年少的她竟然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这样她开始了妓女的生涯,把赚到的大部分钱都寄回去给弟弟和家人挥霍,家人从来不问她到底做什么职业竟然可以赚到如此多的钱,只要她继续无条件的供养他们,别的都不重要.

   在这些年里,有人真正爱上她并愿意娶她,但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其中尤其有一篇故事让我记忆犹新.她在酒吧认识了一个瑞典青年,那也是那个青年第一次到亚洲,他对这位女子一见钟情,并要娶她.在度过几周一起的快乐时光后,瑞典人必须按行程回国,但他答应每个月寄生活费给她直到回泰国接她去瑞典结婚,但要求她不可以再接客.女子如期收到汇款,但并没有按

约定停止工作.青年也如约来接她去瑞典,两人并结了婚,婚后瑞典人安排她去学语言.她早已适应了那种糜烂的生活,正常的生活让她不适应,而且她必须每个月寄一大笔钱回泰国,但瑞典人并不支持这种做法,两人因此产生极大的矛盾,总总的一切最终两人离婚.她又再次回归以前的生活.

 看完这本书,我开始有点了解这群”性工作者”.或许开始她们自己也不愿意,但由于穷或着种种原因开始了这样不光彩的生活,发展到后来已经难以自拔,可以叫做:堕落!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我们女人,他们男人